一提起印度,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“強姦大國”,各種性侵醜聞不斷。

你能想像的到,在這里女孩還沒成年就被送去和男人發生關係?被當做移動的子宮繁衍後代?女性依然沒有尊嚴,被當作男性的依附?

對於這些社會陰暗面,有人保持緘默,有人卻在通過自己的方式去改變糟糕的現狀,用一己之力影響甚至改變整個國家。他就是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米爾·汗,敢於用電影揭露國家傷疤。

最近,他的電影《摔跤吧,爸爸》刷新了印度電影在中國的票房冠軍。豆瓣就高達9.3分,好評如潮,就連著名導演馮小剛都是全程憋尿看完後強烈力荐。

但這並非一部簡單的勵志片,而是根據真實件改編,講述了退役摔跤手在徵求四個女兒的同意後,精心把他們訓練成女摔跤運動員,最終獲得了冠軍,並藉此衝破了印度百年來性別不平等,呼籲女權的故事。

在戲裡,他是蔑視男尊女卑陋習的英雄,現實中,他也是敢於揭露醜惡,一生為正義行走的英雄。

拒絕假的真影帝

1965,阿米爾·汗出生在印度一個電影世家,從小繼承了家族的表演基因,8歲就出演了叔叔的電影。但很奇怪,阿米爾汗小時候並不愛演戲,一到片場就和搭戲的小伙伴打架。

但誰能想到,上了大學的他會突然對電影來了電,甚至為了好不容易找到的人生方向選擇了輟學。父母認為他叛逆,他卻說只想做自己開心的事。

很快他的天分開始顯露出來,23歲憑處女作《冷暖人間》出道。這部電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,好評如潮,至今被視為印度經典電影之一。初挑大樑便一鳴驚人,在缺乏新鮮血液的電影市場他橫空出世。

之後他陸陸續續拍了一些電影,不溫不火,以至於有人說他只有一部戲的奇蹟。

電影做不好時,他足足痛哭過三天。在失敗中吸取教訓後,他確立了首先讀劇本再考慮接拍電影的原則,堅決抵制無意義的劇本。

追求角色多面性,挑戰自己的極限,而且一年只拍1到2部戲,不紮戲,不考慮仍處未完成劇本階段的電影片約,常被人看作寶萊塢的異類。

拍電影《未知死亡》,為了演好硬漢形象,他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在健身房,苦練肌肉,直到練出了八塊腹肌。

《三傻大鬧寶萊塢》,44歲的阿米爾·汗為了演好22歲的呆萌少年,每天都要耗費大量時間在社交網站上與年輕人互動,從中來了解他們的用語和思維,還要對著鏡子一遍遍模仿年輕人說話的口吻和語氣。

憑藉毫不違和的表演,這部電影創下了寶萊塢票房的最高紀錄,風靡全球之後,也讓中國很多影迷們認識了真正意義上的天才演員。

在拍攝《我的個神啊》時,為了表現出外星人對人類世界的好奇,他規定自己不管是片場還是休息,必須要一直瞪著眼睛,直瞪得雙眼酸痛,眼淚直流。

除此之外還要故意支起耳朵,每次卸妝的時候,一不小心就會活生生的把皮膚帶著血給扯下來。

但最讓人吃驚的是,他可以敬業到為了一部電影忽胖忽瘦50斤的落差。這次新電影《摔跤吧,爸爸》他為了拍55歲的戲份,用五個月的時間把自己從134斤的瘦子變成194斤的胖子。

返回來拍25歲的戲,他又用了5個月的時間瘦成144斤。很多人笑他傻,先拍增肥前的戲唄,再增肥拍其他,何苦折騰那麼多回?對於質疑,他是這樣回答的:

也有人說,現在使用正常的矽膠模具,上了妝後也可以起到很逼真的效果,像《瘦身男女》鄭秀文和劉德華不是把胖子演的栩栩如生嗎?

但阿米爾·汗果斷拒絕了,認為太假,他說:“ 作為演員,我覺得那樣不好。只有真正成為一個胖子,我才能體會到胖子的感受。”

這事兒就像望著喜馬拉雅山一樣的感覺,根本爬不上去,阿米爾汗卻咬牙堅持了下來。想要演好一個角色,就要先成為他。

很多時候人只有進入場景,感同身受,才能揮發出最大的潛能來詮釋角色。阿米爾· 正是如此,如果成為一個胖子,能夠讓他的表演越發精湛,吃再多的苦他也願意。

寧願一次次經歷魔鬼般的超負荷訓練,也不肯放棄對“真與極致”的藝術追求。

阿米爾· 就是靠毅力和演技征服了大家,產量不多,但部部精品,是寶萊塢的票房保證,躋身於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男演員之一。

當之無愧的印度良心

但僅僅作為一名演員,他不足以影響國家。而是因為他的每一部作品,都是真實反應著國家存在的問題。

阿米爾·汗本人就是個挑戰約束的人,對社會舊習俗深惡痛絕。21歲愛上一個異教徒,就和女方私了奔,這在當時的印度社會簡直是離經叛道。

但這種骨子裡的反傳統,讓他能夠跳出社會集體直男癌的環境,以一種更加開闊的眼界來思考國家現狀,而這種反思往往都會通過他電影的小人物表現出來。

《三傻大鬧寶萊塢》反應教育問題,抨擊高考和填鴨式的教育;《我滴個神啊》提出對宗教本質的追問,不惜得罪宗教團體,遭到本土教徒的攻擊;《摔跤吧!爸爸》直指性別歧視,無異於一次女性思想解放。

電影多有笑點,卻戲謔中帶著沉重的思考。就像周星馳的電影,外人看是喜劇,他自己卻看作是悲劇。

對於這片土地他愛得深沉,更是因為愛,才會想要批判,想要進步。阿米爾·汗說:“拍電影不是用來迎合誰的。其實當你拍攝了一部對自己國家有一定批判意義的電影時,這對國家就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。”

除了拍戲,他還當製作人、主持人,帶著天然的使命感,用一切盡可能的方式去關懷這個國家,承擔起公眾人物的責任感。“我覺得不論我的職業是什麼,我堅守的東西都不會變。”

2002年由他監製和主演的電影《印度往事》,對英國的殖民者和殖民制度進行了毫無保留的唾棄,但更大的意義在於提醒人們正視歷史。就像中國的南京大屠殺,永遠不可被遺忘。

阿米爾· 還主持了一檔電視節目—— 《真相訪談》,話題涉及到兒童性侵、殘殺女嬰、女性墮胎問題、家庭暴力、女方高額嫁妝等沉重的問題。

句句針針見血,卻不偏激,不涉足政治,直逼印度存在的陋習和瘡疤,把社會病態擺在人民面前。

講到小人物的痛處也會抑制不住掉眼淚。他只想治愈大眾,希望“ 人們真的能找到改變的勇氣和願望。”

節目播出之後,引發廣泛的社會反響。不少人紛紛讚揚阿米爾汗的勇氣與責任意識,但也遭到不少官員炮轟。

阿米爾· 卻用不卑不亢的態度回應“批判自己和自己的國家是我們進步的第一步。沒必要為自己祖國被放在聚光燈下而羞恥,應該羞恥的是我們的國家在那一方面有欠缺。”

通過他的努力,很多問題得到了妥善解決和改善,其中探討虐待兒童單元播出後更獲邀到國會作證,令國會成功通過兒童保護法。

他還積極參加各項社會公益活動,監督政府,仗義執言,抨擊當局,擔任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印度區大使。沒有任何報酬,全是道義使然。

因為人物影響力,阿米爾·汗以年度100大人物再次登上美國《時代》雜誌封面,被稱為“印度良心”始於顏值,陷於才華,忠於人品。真男神,才會達則兼濟天下。

生而為人,做自己感到幸福的事

再多的光環加身,阿米爾· 只認為自己在做普通人該做的事情。

於他而言,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,比起電影上的獎項更有成就得多。沒有人是一座孤島,一個國家的發展離不開個體的努力,每個人都應該為生活的美好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。所以他拒絕做販賣電影的商人,只憑良心說話。

現實中他的確像普通人一樣,和第二任妻子過著質樸的生活,低調不張揚,沒有戾氣。穿著樸素,愛看書打網球,匿名混跡於各大社交網站,和年輕人交流互動。

交友不分尊卑,會為了拍攝《三傻》期間認識的人力車夫兒子的婚禮,喬裝打扮成老人跨越大半個印度去參加,和好友敘舊。

當英國杜莎夫人蠟像館想為他製作蠟像,就被他一口回絕:“我的影迷想看我的時候,他們會去看我的電影”。

阿米爾· 從不為自己設計形象,只想真實隨性的做自己。在批判社會的道路上也曾遭受過白眼嘲諷,卻堅持心中的信念。

生來為何?阿米爾· 說:“你一定要幸福,你應該做讓自己感到幸福的事情,這也是我想要的人生。”

是啊,生有何趣,無非是活出心中的幸福感。每個人追求自我價值的方式千百種,但滿足感與幸福感卻是相似的。也許我們成為不了阿米爾汗這樣的大英雄,但也能做自己的小英雄。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窈窕180學院 瘦So easy

Mo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